一位反邪教老战士的自白

2024-06-03

气功与伪气功问题我连续谈了不少了,朋友们可能已经出现审美疲劳了。今天换个话题,向朋友们显摆一些自己揭批邪教自我感觉自豪的故事。

说起反邪教工作,我是个老资格了,可以说自己是反邪教战线的老战士。怎么说?从1999年“法L功”被政府定为邪教开始到现在有22个年头了,我从一开始就作为科学界专家参与了反邪教活动。作为多届北京反邪教协会理事发表了不少揭批文章、接受众多新闻媒介采访(仅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就两次采访播报过我的看法)、参加各种反邪教座谈会议,在全国多省市揭批邪教科普讲座场次和受众难以计数。

例如曾受省科协等部门邀请五次前往福建省,对干部群众的反邪教警示科普讲座和对教育转化邪教痴迷者的一线人员的专业培训讲座的脚步走遍福建省所有市县、所有市县、所有市县(重要话说三遍)。此类反邪教警示教育和培训巡回讲座也遍及北京多区县,其中最典型的是北京市朝阳区所有43个街乡全部巡回讲座过,有的街乡甚至被请去巡讲过4次,我也成为名副其实的积极维护社会稳定有名的“朝阳群众”一员了。

我自信那些听过我警示教育讲座的干部群众具备了防疫邪教病毒的免疫力,邪教那些招数在这些人身上不会起作用了。而接受我理论培训的一线从事教育转化邪教痴迷者工作的人员,纷纷表示,听了我的培训课,能够从科学机制高度来把握教育转化工作的关键之处,心明眼亮方向和方法都清楚了。

我更加欣慰骄傲引以为豪的是,作为共和国公民,我比“法L功”1999年被定为邪教还早5年向社会和有关部门提前预警报告了伪气功已发展成为邪教的事实。

有人可能说我是吹牛不上税吧!我说我有确凿证据。请看下面这个图片:

1994年我参加中国宗教学会年会的油印发言稿

这是现在差不多可以被认为是文物的油印文章,现在都是电脑打印文章,油印文章应该绝迹了。这篇文章是1994年我作为中国宗教学会理事参加学会在天津召开年会的大会发言稿,题目是“伪气功泛滥的原因、危害和实质”。全文分为什么是气功、什么是伪气功、伪气功面面观、伪气功的社会危害、伪气功得以存在和泛滥的原因以及伪气功的实质六部分。

第六部分当时只是一段,全文是:“总之,伪气功问题已不是简单的学术问题,而是一个以气功为载体,以子虚乌有的外气为图腾,大肆宣传封建迷信、大搞现代邪教的严重的社会问题。是一个毒化人们观念,损害人民利益,破坏医疗秩序,形成黑社会,影响国家安定的严重的社会问题。与伪气功斗争的实质关系到是要唯物论,还是要唯心论;要崇信科学,还是拜倒在邪教教主脚下;要科教兴国,还是要现代迷信殃国,实在不可等闲视之!!”

1994年我的年会发言稿警示伪气功发展为邪教影响社会稳定的内容

另一个证据是我在年会后,将上面这段伪气功发展为邪教的话单独形成了一篇文章,1995年这篇文章被健康报、工人日报、科技日报等编发成内参报告给中央。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3月出版发行了我的著作《正本清源还气功本来面目》一书,书中以“伪气功的危害”题目收录了这篇文章。这是书中的部分图片:

1996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我的著作相关邪教内容

总之,我主张我举证,人证物证均是证据确凿的。

其实,我比向社会和有关部门很早就警示预报邪教更欣慰骄傲引以为豪的,是我以自己独有的脑生理学、心理学、精神病学、行为医学、气功等综合学科基础知识优势和能亲自参与教育转化邪教痴迷者的实践优势,独家率先总结形成的邪教迷魂洗脑扭曲观念实现对邪教痴迷者精神控制的科学机制理论认识。这是我更看重的为邪教和宗教管理以及社会稳定能发挥巨大科学价值的内容,这个内容且听下回分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