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全能神”邪教受害者的血泪控诉

2022-10-20 常乐

“‘全能神’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教主赵维山就是一个超级大骗子,害我荒废青春一事无成,还害得我家庭破裂亲人离散。”反邪教警示宣传会上,摆脱邪教桎梏的邓亚海愤然控诉“全能神”邪教给自己带来的伤害。

下面是他的口述实录,让我们跟随他的经历,深刻了解邪教给个人、家庭和社会带来的危害。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叫邓亚海,1993年出生,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人。我原本有个幸福的家,爸爸妈妈对我和弟弟疼爱有加,我们兄弟俩读书勤奋,都考上了人人羡慕的重点高中。

就在我考上高中的那年,向来鼓励我和弟弟好好读书的爸妈,态度突然发生180度大转弯,竟然劝我和弟弟放弃学业,跟随他们一起信“神”。爸妈说什么“神创造了天地万物,人要俯伏敬拜神,要信神追求真理;唯有真理能使人类蒙拯救;知识与科学都不是真理”“读书没用,以后去天国世界都用不上”……起初我以为爸妈口中的“神”就跟村里一些老头老太求神拜佛一样,都是迷信,不过是一种精神寄托,想到自己正值青春奋斗的年华又受过一定的教育,对爸妈的劝说很不以为然。后来,我才知道爸妈那时早已加入了一个叫“全能神”的组织,满脑子装的都是“神话”。

尽管当时我拒绝放弃学业,但整个高中阶段我的学习还是受到很大干扰,难以集中心思读书,最后高考落榜只能外出打工。在体会了一个人漂泊在外的辛酸挫折后,我有些心灰意冷,对人生失去了希望。这时爸爸妈妈不停游说我说:“现在世界上灾难越来越多,末日很快就要来了,只有信‘神’才能保平安,末日到了才能蒙‘神’拯救。”脆弱的我,再也无法用理智去分析信“神”到底是对还是错,结果在“爸妈让自己信‘神’也是为自己好”的心态驱使下,2013年12月,我和正在读高中的弟弟相继“沦陷”,从而走上了邪路。

刚开始参加“全能神”聚会,我很积极,一有时间就跟着他们“吃喝神话”,听“全能神”头目赵维山的讲道交通。“弟兄姊妹”(“全能神”信徒内部相互之间的称谓)都夸我素质高,领受“神话”快,在众人的夸耀下我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觉得自己只要好好追求“真理”,肯定能被“神”成全,蒙“神”拯救,以后上天堂能有好的结局和归宿。涉世未深的我,哪懂邪教的险恶用心,“全能神”组织让我们每天读所谓“神话”,多听交通讲道,目的就是把邪教的歪理邪说灌输到我们的头脑里,对我们进行洗脑加以控制。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久,“全能神”组织对我提出了更高要求,安排我租房子“尽接待本分”,即为“全能神”信徒提供聚会场所和吃住服务。打工赚钱不易,平时我都是非常省吃俭用的,其他弟兄姊妹见我面露难色,就你一言我一语来“修理对付”,做我的思想工作,让我“正确”看待钱的问题,用“神话”不断“开解”我,说什么“尽本分是为自己的归宿预备善行,凡不实行真理、不尽本分没有善行的不信派,绝对不能蒙拯救”。我害怕自己如果拒绝尽这个本分,就不能“得福上天堂蒙拯救”,于是把自己几年辛苦挣来的全部血汗钱都奉献了出去,尽心尽力做起了“接待家”。

由于自己的卖力表现,我在“全能神”邪教组织内的职务不断升迁,从“教会”到“小区”再到“区”,我乐此不疲,觉得“全能神”对自己有再造之恩,更加积极地为它卖命。2015年,为了更好地为“神家”尽本分,我辞掉工作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全能神”组织为自己安排的各种本分之中。

“全能神”组织不让信徒看新闻用手机,要求信徒天天除了尽本分就是聚会交通,听赵维山的讲道交通,或者看“全能神”教会制作的各种视频。我在视频组尽本分期间,从早到晚不是学教程就是配合诗歌任务,有时待在房间里太久了想出去散散心都不敢说出来,怕被弟兄姊妹“修理对付”,说我尽本分没负担,有时想看看其他电影也怕他们说我尽本分没忠心,随从世界邪恶潮流。久而久之,这种几乎与世隔绝,只能单一接收“全能神”信息的结果,就是把我变成了行尸走肉,完全丧失独立思考、分辨是非和行为控制的能力,成了唯教主之命是从的木偶人。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为恶毒的是,赵维山总是一面恐吓一面又哄骗,大肆宣扬“世界末日”“这里发生地震那里又发生火山喷发,大灾难马上就要降临”,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总是说“今年是关键年,神的作工快结束了”,还无限放大社会的阴暗面,让信徒对“‘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谣言信以为真,等了一年又一年。但事实证明,“全能神”所预言的“世界末日”根本是无稽之谈。恰恰相反,我通过观看《新闻联播》《辉煌中国》等电视节目,看到如今的中国取得了世界瞩目的建设成就,国家越来越繁荣昌盛,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幸福。赵维山想尽各种办法、利用各种手段切断信徒与外界的联系,是因为他害怕信徒了解事情的真相后识破他苦心编造的弥天大谎。

“全能神”为了控制信徒,利用信徒对“神”的敬畏之心,要求信徒对“女基督”和“大祭司”要绝对顺服,不要去分辨对错,不可产生疑问。信徒如果有疑问一旦说出来轻者遭到“修理对付”,重者就会被赵维山以“打搅教会生活,释放消极,散布观念”的名义清除出去,导致我和身边的弟兄姊妹即使心里有疑问也不敢说出来,怕被“修理对付”,更害怕被开除从而失去被成全的机会,背叛“神”将被“神”击杀,坠入到“全能神”描绘的硫磺火湖地狱。

回头看看自己信“全能神”这几年,得到了什么呢?高中毕业外出打工,正是人生拼搏奋斗的关键时期,我却为了“上天堂”在邪教的泥潭中越陷越深,放弃工作远离亲朋好友,甚至长期远离社会正常生活,整天死心塌地为赵维山这个大骗子卖命效力。“全能神”不仅骗了我,还骗了我的爸爸妈妈和弟弟,使得我原本幸福的家变得支离破碎,弟弟因参与邪教违法犯罪活动受到法律惩处,父母为“全能神”组织“离家尽本分”至今下落不明。

我深知,像我们一家这样被邪教荼毒的家庭不止一个、两个。我今天讲述我的经历,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擦亮双眼,不要被“全能神”邪教蒙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