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法轮功”的“消业说”父亲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2022-10-26

时光飞逝,转眼之间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将近六年。当年,父亲因为痴迷“法轮功”,为了“消业”拒绝吃药打针治疗,过早地离开了我们。回想父亲去世前的短暂时光,心里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痛楚和思念......

我的父亲柯尊杰,1959年12月生人,湖北省十堰市房县城关镇人,在县法院工作,平时工作繁忙。1994年,母亲去世,家里的担子压在父亲一个人肩上,既要忙工作,又要操持这个家。

就在这一年,父亲患上了肺炎,医生给他开了些药,并嘱咐坚持服用。一天,父亲的棋友老李来家里串门,神秘地说:“有一种功法,不用打针、吃药,只要坚持练习,就能祛病强身。”李叔说着拿出一本名为《转法轮》的书给父亲看。父亲半信半疑,抱着试试的心态开始练习。

按这本书上说,病是人的业力造成的,只有消业,才能根治一切病;要消业就要练功,才能消灭业力。渐渐地,父亲和老李一起在附近的广场上练功。1995年的夏天,父亲外出办案,在回来的路上,因为是下坡路又是弯道车速太快,连人带车翻进了路边的沟里,幸好当时司机稳稳地握住方向盘才没有酿成大祸。车停了,司机没事,父亲脸上被划开了4公分的大口子,鲜血直流。车祸发生后,父亲逢人便说“多亏师父保佑了我,不然早没命了”,从此以后开始痴迷“法轮功”,把医治肺炎的药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没日没夜地练功,经常出去和功友交流,一门心思“消业”。

1999年7月,听说“法轮功”是邪教、被国家依法取缔的消息,亲戚朋友都劝父亲别再练了。“妈妈走得早,我们可不能再失去您啊。”我们苦口婆心地劝说道。父亲嘴上说“不练,坚决不练了”,可是心里还是把“消业”作为唯一的精神寄托,偷偷地和往日的功友联系,隔三岔五一起出去所谓的“讲真相”。

接下来的几年,父亲像变了一个人,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闭关修炼,甚至到了“着魔”的地步,吃饭都不忘“发正念”,忍着剧痛还要“诵经”。由于不吃药也不去医院,父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经常乏力,有时胸口疼得喘不过气,我们劝他吃药、住院治疗,他根本不听,还认为“这是师父对我最后的考验,师父正在给我消除业力”。

2014年的一天,父亲刚起床就感到胸口疼,咳嗽得厉害,突然咳出了两口血。我们见状吓坏了,赶紧将他带到医院检查,医生给他拍了片子发现“右肺血管上有块影”,经确诊,已是肺癌晚期。医生建议进行放疗化疗,并且配合吃中药。为了给父亲治病,我们拿着他的病例四处走访医院,询问他的病情,了解他的病状,到处看看有没有医治的方法。我们几乎走遍了全市的大小医院,可是父亲却说:“你们这是害我,吃药了怎么消业?”父亲生气地把我们辛苦熬好的中药倒掉,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没日没夜地练功,我们拿他实在没有办法。

2016年冬天,父亲离开了我们,走时才57岁,这个年龄本应该享点清福,体验一下生活的乐趣,可就是因为痴迷了“法轮功”的“消业说”,却不得不结束这匆忙而来、劳累受苦的一生。